您现在的位置:

散文精选 >

追击奇缘_散文网

1

我的名字叫有希望,爸说我就是他的希望,希望我一生都。爸爸说每个人都有的希望,有希望的会活得更加有意义。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希望,从我一出生开始我就满怀希望的开始我的人生。5岁的时候我希望长大以后能够成为一名幼儿园老师,那样的话可以天天和小凑在一起玩;8的时候我希望长大以后当一名科学家,或许可以亲自遨游一下太空;11岁的时候我希望将来能够成为一名功夫高手,打败天下无敌手,那个时候我看武打片;13岁的时候我有了自己真正的希望,我希望长大以后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女警花。当一名刑警,把歹徒追得满天跑的那种,特别是歹徒在前面拼命的逃跑我在后面奋力的追赶,我追赶上去将歹徒一脚踹翻在地让他吃个狗啃泥,然后我会迅速掏出手铐将他铐住。如果是这种场面,那样我会更加喜欢。这个希望成为我以后的目标,它成了我最为坚定的信念。它最初的来源是因为那个时候我经常看关于警察抓小偷的电影电视剧。18岁那年,我仅因1分之差没有考进警校只上了一所极为普通的大学。那个时候的我郁闷了好一阵子,多亏我天生就喜欢运动,郁闷时,生气时,不高兴时,时,做做运动发泄一下心里的不快乐。我酷爱健身,不久之后我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做了一名健身教练。爸爸说做个健身教练也蛮不错,可以天天锻炼身有一个健康的体魄,有健康就会有未来,有未来就会有希望,最起码爸爸是这样安慰我的。其实,爸爸在很很年轻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认识更不用说会有我了,那时他希望自己会成为百万富翁,然而这个愿望却始终也没有实现。再后来我出生了,我成了爸爸的希望。爸爸希望我每天都笑口常开,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最终我选择了做个健身教练。

我喜欢奔跑,在一望无际宽阔的大草原上奔跑,向着太阳奔跑,就像“夸父追日”那样永无止境的跑,也不要停下来。正如我此时此刻正在做的事情,我现在正在奔跑,漫无目的盲目地奔跑在这个陌生的水中城市——维拉纳斯。我不知道后面那几个戴墨镜的黑衣人为什么要追我,满脸的凶神恶煞。直觉告诉我他们是坏人,因为那个高个子的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我一下船就感觉有点不太对劲,有几双眼睛正在盯着我,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发现有几个穿一身黑色西服的男人正在慢慢向我靠近。临行前,爸爸告诉我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要懂得保护自己。鬼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追我,我又没有做坏事更没有违法,我也不知道我为何要逃跑,行得正做得直有什么好害怕的,难道是因为我的习惯性动作奔跑?不仅仅是这样,那几个人让我感到莫名的恐惧,这种恐惧是我从来没有产生过的,也或许是因为我初次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原因。既然恐惧那就要逃跑,我不知道我的后面到底有多少人在追我,我顾不得回头看只想着拼命的向前奔跑。

我来维拉纳斯是为了参加这里举办的两年一度的健身大赛,原本以为这次比赛我会过得很很难忘,能够在几万人的大礼堂中央跳一段精彩的有氧操,在豪华游轮上表演几个高难度的肢体动作,更加期望我会像的比赛一样照例会捧个奖杯回去给爸爸,我还是会让爸爸笑得合不拢嘴,爸爸还是会说夸赞了我不知几百遍的那句话“你不愧是我的希望!”这回我想可能会有点难度了,我遇到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问题,被人追赶。一直希望我能追着别人跑,没想到竟然是别人在追我。“警察抓小偷”,他们是“警察”,我成了“小偷”,我要做得是先摆脱他们的追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该往哪里跑,潜意识告诉我,我应该往人多的地方跑,跑到人群中会很好的隐藏自己不容易被他们发现,于是我直接奔向了前面不远处的闹市区。

2

阳光明媚的日子,平静的湖面上一艘客船由远及近慢慢地向维拉纳斯的岸边靠拢。维拉纳斯坐落在浩瀚的密西尔湖的湖心,四面环水的一座大城市。城里大多数的街道都是蜿蜒而过的河流,船成为城里人们通行的主要工具。它因水而著称,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城里最高的建筑莫过于众人景仰的凯丽亚大教堂,它位于维拉纳斯的最南端。整座教堂全部由磨光的石块筑成,雄壮完哥特式建筑,教堂中央是两座与门墙连砌在一起的双尖塔,高度可达一百余米,四周林立着无数的小尖塔与双尖塔相呼应。远远望去,两座高高的尖塔矗然而立,像两把利剑直冲云霄。每当幕降临,塔顶的钟楼上便会亮起白灿灿的灯光,成为密西尔湖的导航灯,指引着外出远航的船只归来的方向。无数座的小尖塔同时也会亮起五颜六色的小灯光,满片金碧辉煌,成为这座水城的另一奇观。相传爱美女神维纳斯与她的情郎在这座水城里不期而遇,凯丽亚教堂是他们两人定情的地方,这段传说给凯丽亚教堂披上了一件神秘的面纱,它是圣洁与纯美的象征。许多热恋中的情侣会专程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到凯丽亚教堂举行他们的,在这里举行过婚礼的每一对新人他们的一生都会过得美满幸福。婚礼仪式结束后,两个人可以手一起登上1199个阶梯来到塔顶的钟楼俯瞰维拉纳斯的全城美景,沿着河道错落有致的楼房建筑,大大小小的拱桥,一望无际的密西尔湖,天体一色,那是他们对未青少年癫痫的中药治疗来的憧憬和向往。凯丽亚教堂映入水中的倒影,微波涟漪,尽显它的幽静奇魅。( 网:www.sanwen.net )

“你们几个注意了,船马上就要靠岸了,认准西门慧美的样子,等她上岸后一定要抓住她不能伤她分毫。老板说了这次任务如果做得漂亮他会给你们意想不到的奖赏!”一个紫色头发的中年男子对准他的衣领低声说话。“是,荣哥!”“好的,荣哥!”纷纷传来几声回应。

正在这时,一位年轻从船上走了下来,身着一件粉色短袖T恤,一条黑色休闲运动裤,脚穿一双天蓝色运动鞋,左肩挎着一个浅灰色背包。“目标上岸了,盯上她!”中年男子对准衣领发出号令。人群中6个身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同时向她快速靠近,年轻女子似乎发现了这些人的异样,慌忙往不远处的闹市区跑去。“给我追,我们不能破坏了老板的!记住了,不要伤害她!”“好的,荣哥!”“好的,荣哥!”“记住了,荣哥!”

这是一个通往市中心广场的闹市区,大街上的行人密密麻麻,人声鼎沸,嘈杂喧闹,汽车鸣笛。一个年轻男子正垂头丧气地走在人群中,他的耳边不断重复着他的上司警局局长说得那些话:“由于你的擅自行动,差点导致我们整个逮捕计划落空!马上交出你的警员证件和手枪,你可以回去停职检查了,以后的你一定好好好反省自己!”他低着头阴着脸越想越气,愤怒地一下子脱下了他那件尚未系扣子的咖啡色衬衫,一件白色背心露了出来,显出他结实健朗的身材。他拿着衬衫的手使劲朝空中甩了一把。他是警局新上任的刑警队队长萧文,而此时的他刚刚被停职检查。满脑怒火的他在人群中徘徊,他不知该何去何从,看着这纷闹的街市,他真想拖出人群中的某个人将他狠狠地揍一顿,或者马上去追正在逃跑的抢劫犯,以发泄自己心中那股不平的怨气。

3

在闹市区里,我飞快地奔跑。我认为我跑得很快,没有人能追得上我,我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没有发现黑色西装的身影,他们已经被我甩在后面了,也可能是人太多的缘故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我看看自己身上这件粉色T恤似乎有点太显眼了,他们已经记住了我这身衣服的颜色,我不能让他们追到我!我得换另一件颜色的衣服,奔跑中我侧脸一看身旁这个男人的手中正好有一件不显眼的咖啡色衬衫,这个人好像有点心不在焉,趁他不注意,我抢来了他手中的衬衫,“借用一下!”随手将我的背包摔给了他赶忙穿在身上,只为了转移他们的视线。

一种东西突然砸在了萧文的胸前将他从烦乱的思绪中拉回,他下意识地抓住了它,原来是一个背包,这时他才发现自己手中的衬衫没有了,猛地抬头向前望去,前面不远处一个扎着辫子的正穿着他的衬衫慌忙逃跑。见到这种情况,萧文马上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大喊一句:“敢抢我的衬衫,你别跑!”他背上那个女人丢给她的包冲着她紧追不舍。 #p#副标题#e#

“跟上那个穿白色背心的男人!千万不能跟丢了!”紫色头发的中年男子追了过来,他的眼神紧紧盯着前面正在追赶有希望的萧文,他加快了跑的步伐,对着衣领不断的重复这句话。“好的,荣哥!”几个在后面追赶的人连忙回应。

我听到了身后那个男人的大吼声,他正在追赶我,我更得拼命奔跑。我感觉他跑得很快和我不相上下。他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只有两米的距离。前面几辆装饰豪华的马车缓缓而来,两旁挤满了围观的行人,每辆马车上都装有一只超大型的玩具,几乎占据了整个马车的空间。这些马车挡在了我的面前,我情急之下纵身一跃跳上了离地面有一米半多的马车里,后面的那个人紧跟着跳了上来。马车里这个庞大的玩具看起来像一个不倒翁,我使劲推了一把不倒翁跳下了马车,紧接着跳进下一辆马车,这是一只塑料企鹅,我快速将它推倒跳下马车,他躲过了扑倒而来的企鹅,企鹅从马车上滚了下去。两匹拉车的马受到惊吓,抬起四肢仰天长啸,牵马的人慌忙拉住惊动的马匹。围观的行人惊讶声连片,全场的目光全部都投在了我和他的身上。“你别跑!”他在后面不停地叫喊,我已顾不得去推倒其他的玩具模型,只想拼命逃跑摆脱他的追赶。

长时间快步的奔跑,我开始有点喘息。我穿过了人口繁多的闹市区,前面是一个广场,身边只有几个行人经过。广场的中心是一个很大的圆形喷泉,喷泉的水柱有规律的涨落,许多股水柱同时爆发冲天而上顷刻间落了下来,水花四溅。它的四周聚满了观看的行人,我朝着喷泉跑去希望能把他甩掉。我跑近喷泉混进了围观的人群,没想到他依然还是能够看到我,他那双冷峻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他离我越来越近了,就像一只我永远也甩不掉的跟屁虫,惊恐万分的我看了他一眼仓促地冲出人群,紧贴着喷泉向离我最近的的那座商场大厦跑去。喷泉喷出的巨大水花打湿了我的全身就像是冲了一遍凉水澡,给浑身热度极高的我降了点温,略显疲劳的我顿时打起了精神,我跑上脑袋缺氧导致癫痫怎么办了二十几个石阶进来了大厦。

4

“你站住!”他的声音就在我的身后,他就要追上我了,只差一两步的距离。他抓住了我的衣袖,我顺势一脱衬衫褪了下来,回头狠瞪了他一眼,“不要再追了,衬衫还给你了!”我急忙往电梯那边跑去,电梯的速度太慢了,他仍在紧追不舍,我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电梯,“你给我站住!”

三楼电梯口的旁边摆放着几辆满载货物的购物车,他在后面追得紧紧地,这几辆购物车先后被我推向了他,都被他轻易躲过了。一辆购物车从三楼电梯滑了下去,另一辆被他抓住停了下来,还有一辆重重的撞在了走廊的护栏上,购物车里滚落出来的东西从三楼纷纷掉落下去,引起楼下的人一片骚乱。

我也不知道我上了几层电梯,已经到了商场的最高楼层,我在摆满货物的货架中穿行寻找另一个电梯出口。出口终于让我找到了,“站住!”他就在我身后不远处。我趴在电梯的扶手上迅速地滑了下去,他追了上来,身体趴在了电梯的另一个扶手上,我握住电梯的扶手,身体腾空,伸出双脚向对面的他猛踹,他同时也做出和我一模一样的动作,我们相互踢中了对方的双脚。我愤怒地对他说;“不要再追了,衬衫已经还给你了!”他的那件衬衫不知何时早已被他系在了腰间。

“你必须跟我回警察局!你刚才是在打劫!”

“后面有几个坏人正在追我,我只是为了转移他们的视线!”

“你给我停下!”

此时,两个7岁左右的小姑娘站在了电梯上缓缓而来,为了避免伤到她们,我赶紧收回双脚跳下离地面还有两米多高的电梯向不远处的一个偏门跑去。我刚刚跳下电梯他也跟着跳了下来,我回头冲他大喊一句:“不要再跟过来!”“你站住!我一定会抓住你的!”

紫色头发的中年男子紧跟着而来站在电梯旁,气喘吁吁地望着渐渐远去的萧文和有希望。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紧跟在中年男子身后,累得不成样子,低着头喘着粗气,慢吞吞地跑步过来,一个不注意撞向了中年男子的肩膀。中年男子大发其火砸了一下他的脑袋,骂道:“你是不是跑迷糊了,太不像话了!”

刀疤男子红透的脸,满是无奈地赶忙解释:“荣哥……荣哥……这个西门慧美……她……她太能跑了……我都快追不上了她了!”

“西门总裁的这位千金以前是学校的长跑冠军,难道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嘛?!”他又砸了一下刀疤男子的脑袋。

“荣哥……这个……这个……我当然知道。”

“废话少说,赶紧给我追!”

中年男子得意地“嘿嘿”笑了几声,对准衣领:“牧野,她很快就要到你那边了,剩下的交给你了!”

“你放心好了!”对方回话的语气高傲地不屑一顾。

偏门旁边,一名保安正守在那里,“小姐,对不起,这里是我们商场内部人员出入的地方,请您回去!”奔跑的我被他突然拦住,我心神不宁地回头看了看,他又要追上来了,“走开!”我大骂一声,将他推到了一旁。

出了偏门,我跑下了石阶,一条宽阔的河道拦住了我的去路,前面是一座拱桥。拱桥的中间站着一个人,一身的黑色,戴着墨镜,黑色的帽子,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皮鞋。我走进桥头,他冲我拍起了巴掌冷笑着大声说:“慧美小姐不仅人长得漂亮,身手也好,步伐更好,不愧是西门总裁的宝贝女儿!”

听了他说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慧美小姐?西门总裁?我疑惑地问:“这位先生您到底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慧美小姐,您别装了,你还是跟我走一趟吧,我们老板想见您!”

慧美小姐?!听起来有点耳熟,我忽然想起了几个月以前在颁奖典礼上西门集团的总裁亲自给我颁发了那次大赛的奖杯,他曾微笑着凑到我耳边轻声地说:“小姐,你长得很像我的女儿慧美,你和她一样出色!”此刻的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会获得这样一个难得的参赛机会,原来一切都是一场骗局,我是西门慧美的替身,一场替身的骗局!“实在抱歉,你们认错人了,我真的不是慧美小姐!”我转身就往回跑。

“慧美小姐,您还是乖乖地跟我走吧!”

一直不停地在追我的那个人拦住了我返回的去路,“跟我去警局!”

“我不会去的!”我慢慢地向拱桥后退,眼前的他一步一步向我逼近。拱桥中间的那个黑衣人也在等我,我受到了两面夹击,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惊慌失措。我扫视着拱桥的左右希望能找出逃跑的缝隙,拱桥下面是湍急的河流,大大小小的游船在河道上划行,拱桥右面的船只明显多于左面的,远远望去,船只差不多快连在一起了。

站在桥中央的黑衣人神色诡异仔细地望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萧文。是他,他的杀兄仇人,三年前就是这个人一枪击毙了他的亲哥哥。黑衣人的眼中燃烧着强烈的怒火,他要替哥哥报仇杀了眼前的这个人。癫痫病的比较新急救措施他愤恨地摘掉墨镜,墨镜被他摔入了河中,快速的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向萧文开去。萧文扫了一眼黑衣人,原来是他,牧野!三年前他已经从这个城市里消失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他感到震惊。

“小心!”他将有希望扑倒在自己的身下。

“你走开!”我把他推到一旁,刚才的那一枪更加使我恐慌,我不顾一切地纵身跳入拱桥下面的那只小船,紧接着跳入前面航行的小船。

拱桥中央的黑衣人瞄准萧文快步向前连开几枪,“你别跑,等等我!”萧文追着有希望翻身跃入拱桥下的小船。黑衣人冲着桥下不断向前奔跑的萧文继续连开了几枪,目标越来越远,一枪也没有打中。附近桥下一个划船的人被他打中,一头载入河水中。黑衣人望着渐渐远去的萧文摘下了头上的那顶帽子,狠狠地将它摔入了河水中,嘴里大骂:“姓萧的,你给我等着,我今天一定会杀了你!”接着对准衣领说着怒气冲冲的话语:“她可能会去凯利亚教堂,你马上派人去那里拦截她,堵住附近所有的出路!” #p#副标题#e#

5

我快步跨过一只又一只的船,在左摇右晃的小船上飞速地向前奔跑,长长的河道一直延伸到远方。船与船之间有的相隔很远,差不多三米多,我必须一步跨越过去,我不能掉进水里,因为我不会游泳,这是我最致命的弱点。有的船在河道的左边,有的在右边,有的则在中间,我沿着S型的路线奔跑在这条河道上,我想找机会上岸,一条小船紧靠着河道的左边,岸上是一排很高的石阶。我刚刚上了一步石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从石阶上跑了下来,我下意识地跳回小船上,继续奔跑在每只船上,船上的人吃惊地望着我从他们的身边跑过。我跳入一只没有游客的小船,小船被我这突然的一震动,划船的人歪歪扭扭地摔入了河中,我只能回一下头,大声说一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仍然要继续下一个跳船的动作。

前方,一条小船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我靠近,船头上站着三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矗立在我眼前的是一座雄伟的大教堂,一排很高很高的石阶通入教堂,后面的两个黑衣人正在沿着我跑过的S型路线追我,紧紧跟在我身后的还是要抓我去警局的那个人。无奈之下,我跳出小船上了石阶,跑入了教堂。

教堂里正在举行一场婚礼,婚礼进行曲的音符久久徘徊在这座空灵的大教堂。礼堂的走廊里我在奔跑,宽敞高大的礼堂显出十分渺小的我,我走廊的尽头一定会有另一个出口,礼堂四壁的窗口上全部装上了五颜六色多彩绚丽的玻璃,玻璃上描绘出了每一个圣经里的人物。

两扇紧闭的大门出现在我的前方,大门的左右分别站着一个人。暗淡的光线使我看不清他们两人的衣着,我向天主耶稣默默地祈祷,祈祷他们两个人会是教堂里的修道士,我期盼他们能够帮助我,帮我逃脱那些黑衣人的追赶。我离他们两个越来越近,他们正冲我跑来,一身的黑色西装,看得越来越清晰,我赶忙原路退回。追着我进入教堂的那几个人很快也要追上来了,迫不得已我跳上了讲台。

婚礼音乐早已停止,牧师正在给新郎新娘宣读誓词:“爱德华先生你愿意娶舒云女士为妻吗?无论贫穷疾病,一生一世,不离不弃?”“我愿意。”“舒云女士,你愿意爱德华先生做你的丈夫吗?无论贫穷疾病,一生一世,不离不弃?”“我愿意。”“下面你们可以交换结婚戒指了。”

我四处寻找着每一个有出口的地方,台下的嘉宾惊讶地望着台上奔跑的我,“她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竟然跑到讲台上去了!……”叫喊声吼声连成一片,“快点把她赶走!”“她扰乱了婚礼!……”我鲁莽的奔跑撞掉了新郎新娘手中的结婚戒指,两枚戒指先后跌落在地上,新郎新娘呆滞的目光望着彼此落在地上的结婚戒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祝你们婚姻幸福……请继续!”我转过身来喘着粗气,后退着奔跑说了一句很抱歉的话。要抓我去警局的那个人,穿黑色西装的人先后冲上了讲台,我已经感觉很累了,剧烈的奔跑我有点喘不上气来,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一句话:“你们不要再追了……我快跑不动了……!”我继续向后退,一个石阶将我绊倒,精神恍惚的我瘫坐在了石阶上。望着眼前这些正在追赶我的人,他们正在向我一步步逼近,我努力站起身来,转身朝石阶上望去,这是一个很长很长弯曲而上的阶梯,仿佛一个望不到顶的天梯,我的左边右边全都是追我的人,台下的几个嘉宾从左边冲了上来,讲台上的修道士也冲了过来,还有后面那些一直追我的人。此刻的我三面受敌,我不能被其中任何一个人抓住,摆在我面前的阶梯到底通向哪里,它会指引我找到出路吗?我别无选择的踏上了这条仅有的生路,我迈着大步跑上了阶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跑了多少个阶梯,我只知道这个阶梯的尽头很可能会有我的出路。

6

我的双腿很沉很沉,像带着几百公斤的大铁镣,我怀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跑到了天梯的尽头。这是一座钟楼,一座很大很大的铜钟悬挂在中间,钟楼前有专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一个窗口,我跑近窗口向外望去,眼前是一片浩瀚的湖水,我站在了最高点,看到了维拉纳斯的全部景观,高楼,拱桥,河道,游人。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是一条死路,钟楼下面是一大片的湖水,它与水面的高度最起码有100米。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你难道要跳下去吗?!”

我感到很无助,开始,我不能受他们的摆布,我不会乖乖地跟他们走,我只能选择这最后的一条死路从这个窗口上跳下去。我不会游泳,我知道跳下去以后,我必定会溺水身亡。

“你不该跑向这个阶梯,你选择了一条死路!”他穿着汗水浸透的白色背心冲着我大喊慢慢向我靠近。

“你走开……你不要过来……那些人是坏人!”我跳上了窗口威胁他:“不要再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我站在窗口上,支撑不住的腿打着哆嗦,害怕一不小心真的会跌落百米以下的水中,我的头有点晕眩。正在这时,中年男子跑上了钟楼,他冲着我大喊:“慧美小姐,你不要乱来!”其余几个穿黑色西装的人先后跑上了钟楼。

“快点下来,现在只有我能帮助你!”他伸出了双手,他离我只有几步了。

“你别过来!”我指着他大吼,“还有你们……你们谁也不要过来!”

六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排成一排站在钟楼的另一端,中年男子发出命令,“你们几个不要乱来!一切都听我的!都给我向后退!”六个人同时慢慢向阶梯退去,“慧美小姐,你千万不要乱来!慧美小姐……”

我侧脸望了一眼那片湖水,我忘不了小时候游泳时发生的那场意外,湛蓝的湖水对于我来说永远会释放出甚人的魔力。我的双脚开始左摇右晃,身体一斜,摔了下去,我发出了一声尖叫。忽然间,他抓住了我的手,“抓住我的手,千万别松开!”我的身体悬挂在塔顶,我的手被他紧紧的拉住,一秒,两秒……我怀着的目光望向他,“谢谢你……救我!”他在努力往上拉我。

“我坚持……不住了……你松开我吧……”

“你要坚持住……我一定会救你上来的!”他在安慰我用尽浑身的力气拉我。

我真的绝望了,我感觉我的胳膊脱离了我的身体,我的手与他的手接触越来越少,我承受不住了。爸爸曾说人不能绝望,无论身处何地遇到多大的危险都要抱有一丝希望。可是,此刻的我却已经绝望了,望着他那张冷峻的面庞,你会是救我的那一丝希望吗?

“萧文,你死定了!”牧野冲进了钟楼,他掏出了手枪向萧文的背后开去。

“不能开枪!”中年男子大喊一声拦住了牧野,“砰”的一声枪响打在了窗口旁的墙壁上。

“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滚开!”中年男子被他狠推到一边。

“我真的……坚持不住了!”

“你要坚持住!”

“我可不可以……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萧文”

“职业”

“我咬紧牙讲出最想说的几句话,“你的……职业!”

“停职检查的刑警!”

“我是……健身……教练!我想……记住你的……样貌……和名字!我想等……到了……我……”

“你坚持住……你不能放弃!”

牧野又快又猛的几个动作将同时拦住他的六个人几秒之内全部打翻在地,他拿着枪向萧文背后开去。

萧文镇定自如,回头看了一眼正要冲他开枪的牧野,“来不及了,我们一起跳下去!”

“我不会……游泳!”我发出最后的呐喊。

他松开了我的手随我一起跌落水中,刹那间子弹穿过了萧文背上的书包。

我落进了水中沉了下去,湖水越来越深,我喘不过气来,感到窒息,我慢慢地闭上了双眼。白色的光芒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看到天堂的门为我打开了,一位身穿白衣的使者正在向我招手。我真的感到好累,我跑遍了整个维拉纳斯城,从北到南,似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跑完了我这一生都要走的路,我累了,我要睡了。我想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了,追随这位白衣使者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他握住了我的手,我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天堂,天堂里耀眼的白光遮住了我的双眼,我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p#副标题#e#

“希望,希望,你醒醒……”朦胧中,我听到了爸爸那亲切的声音,是爸爸在呼唤我。我睁开微弱的双眼,萧文坐在岸边正抱着虚弱的我,我眨了眨眼睛,满怀希望地看着他,我找到了,我找到你了,萧文,就像爸爸找到了妈妈。

远处的教堂传来一阵枪乱声。几分钟后,7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从教堂里押解出来。随后,教堂的钟楼里响起了嘹亮悦耳的钟声,回荡在整个维拉纳斯……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永远的灯笼_散文网 下一篇: 敏感_散文网
© wx.fwkjs.com  青春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